主页 > 测评社区 >全球投资总额超123亿美元,一窥英特尔如何靠投资新创达到共荣 >

全球投资总额超123亿美元,一窥英特尔如何靠投资新创达到共荣

2020-06-18 851评论
全球投资总额超123亿美元,一窥英特尔如何靠投资新创达到共荣

相对于英特尔的转型被业界称道,英特尔投资却十分低调,每年几乎只见到大手笔砸钱,以及被投资资的公司站在台前。历经 28 年,全球投资总额超 123 亿美元,就在英特尔成立即将满 50 週年之际,英特尔投资拿出了它的成绩单。

近日举办的英特尔投资全球峰会上,英特尔高级副总裁兼英特尔投资总裁毕闻德用一系列亮眼资料盘点了过去 28 年英特尔投资取得的进展,其中包括在全球对 1530 家公司进行投资,并且超过 660 家投资组合公司公开上市,或被其它公司收购。

然而相对于英特尔的转型被业界称道,英特尔投资却十分低调,每年几乎只见到大手笔砸钱,以及被投资资的公司站在台前。

以往这种呈现的方式很令人费解,但是在参加了本届英特尔投资全球峰会之后,你会发现,这不仅仅是一场投资人和被投资公司的闭门会,更像是英特尔提供的一个平台,在这个平台上,任何对投资、产业动态,甚至是明星公司感兴趣的人可以随意交流。

在这里,我们至少看到了三个英特尔投资成绩单背后的核心点。

全球投资总额超123亿美元,一窥英特尔如何靠投资新创达到共荣
12 家最新被投资公司的创办人分别介绍自己的公司,在现场甚至可以谈合作。
一、领路人的角色

Fictiv 是英特尔投资新宣布投资的 12 家公司之一, Fictiv 在做的事情是降低製造的门槛,试图改变硬体团队设计、开发和交付实物产品的方式。

根据 Fictiv 创办人 Nate Evans 所说,这个虚拟製造平台可以将智慧工作流程及协作软件与 Fictiv 精选的全球製造商网路整合,从原型製作到生产

, Fictiv 帮助硬体团队提高工作效率,更快速的把产品推向市场。

谈及公司在英特尔投资之后的变化, Nate Evans 说了两个字:牵线。

作为一家诞生于美国加州旧金山的公司,因为英特尔的缘故,如今他们已经开始进入中国市场,并且在广州设立了工厂。

「我们还曾经和小米尝试谈过合作」, Nate Evans 表示。小米本身作为一家硬体出货量庞大的公司,恰恰是 Fictiv 的目标客户,而在「硬体新创之都」深圳有很多这样以销售硬体为主的公司。

「当时和弟弟一起创立这家公司的时候,没想到可以进入中国,但现在已经发生,而且我还去清华学习了三个月」, Nate Evans 说道。

全球投资总额超123亿美元,一窥英特尔如何靠投资新创达到共荣
Fictiv 的两位创办人是兄弟,左边是哥哥,右边是弟弟。

与帮助 Fictiv 公司搭桥牵线相似,在英特尔投资的公司之中,多位执行长在接受採访时都提到了英特尔「领路人」的作用。

苏州诺菲纳米科技有限公司是在 2015 年被英特尔投资,其执行长姜锴表示,在被英特尔投资之前,知道公司存在的人微乎其微,当时只是闷着头做事。

而之后不仅可以藉着英特尔平台的影响力被业界关注,还可以通过英特尔的辅助去和市场互动。与此同时,诺菲的解决方案还有机会整合到英特尔架构下的行动装置和计算设备,直接提供给终端使用者和 OEM 客户。

二、交友圈的故事

对于英特尔来说,早就不是一个单打独斗的巨头。无论是 AI、无人驾驶、5G 等领域,它都有着自己的一群「朋友」,并且朋友名单成员逐渐增多。

投资一家公司,是英特尔获取朋友的一个快捷途径,同时也是它战略布局的重要举措。英特尔高级副总裁兼英特尔投资总裁毕闻德表示:这些新的新创公司充分展现了英特尔以资料为中心的发展战略。

正如英特尔打造独有的交友圈一样,这些被投资公司有着自己的交友圈故事,相似的企业文化或许也是吸引英特尔投资的一个重要因素。

灵雀云是一家企业级 PaaS 领域的企业,执行长左玥和技术长陈凯都在微软工作过,并且是邻座同事。2014 年,左玥从微软辞职回国创业,由于长期不在中国,没有资源和人脉,随后就遭遇招人难题,他想起了老同事陈凯。

陈凯回忆称,当时左玥回国创业的时候,就怂恿自己跟他一起出来闯。但是对于陈凯来说,在微软工作了八年,手里有团队在带,家庭也趋于稳定,很难下决定。「后来左玥每次去美国,都找我聊,每次聊的话题都不一样,而且每次总能看到他的进步」,陈凯表示。

最终,陈凯辞掉之前稳定的管理工作,加入灵雀云初始管理团队。据陈凯透露,最初加入灵雀云的都是某个阶段互相熟悉的朋友和同事,随着公司创立聚集了这个交友圈。如今,灵雀云获得英特尔投资的青睐,也加入英特尔的交友圈。

事实上, 1998 年英特尔就开始在中国投资,资料显示,这些年已经投资 140 多家中国技术公司,总额超过 19 亿美元,近 40 家公司已上市或被收购。与此同时,按照一些被投资公司的说法,和英特尔投资接触的过程中就像谈恋爱,有闪婚,也有恋爱长跑,他们深深体会到,与专业的投资机构更看中回报率,英特尔投资更考虑公司未来发展,以及如何与英特尔的战略相契合,更多的是互惠互利。

全球投资总额超123亿美元,一窥英特尔如何靠投资新创达到共荣
峰会举办间隙,这个环节比较有意思的是,到现场的人可以通过线上预约线下见面,并且大多是 1 对 1。

在谈及英特尔投资的逻辑时,英特尔投资副总裁、国际业务董事总经理林立中也表示,大多时候投资是为了支持英特尔业务部门的整体业务计划,评估跟英特尔业务部门的战略比较接近的公司。

三、当一个企业足够大的时候,该做些什幺?

在硅谷,科技史上最为偏执的两个人是谁?一个是贾伯斯,另一个就是英特尔传奇执行长安迪·格鲁夫。不过,使用者对贾伯斯重塑智慧手机产业耳熟能详,但是对安迪·格鲁夫所知甚少。

事实上,就是安迪·格鲁夫亲手缔造了晶片巨人英特尔,引领着整个晶片与 PC 产业前行,在贾伯斯之前已经开创了一个全新时代,并且被贾伯斯视为偶像。

如今,成立 50 年的英特尔开始进入另一个资料主导的时代。如果说安迪·格鲁夫时代的偏执让英特尔在商业层面走的更远,那幺这次资料洪流来临之时,英特尔则把开放作为一个关键目标,同时社会责任感也作为企业转型过程中的一个重要驱动力。

多元化投资计划是一个可以同时体现开放和社会责任的例子,它的目的是寻找由女性和残障人士创立和/或领导的全球企业,以及由少数族裔、LGBTQ 群体成员以及退伍军人创立和/或领导的美国企业。

如今英特尔投资宣布,提前两年半完成了 2015 年制定的多元化投资目标:投资 1.25 亿美元以支持女性和少数族裔主导的新创公司。

无独有偶,英特尔还利用无人机追踪北极熊,与传统的追踪工具相比,无人机採取了非侵入式追踪,既能第一时间传递资料,又不影响北极熊的生存环境。它同时还可以在偏远地区执行追踪任务,并对北极熊进行拍照,甚至成为科学家的眼睛,观察北极熊产子情况。

事实证明,一个公司足够大的时候,它所关心的就不仅仅是赚钱,而是在技术变革的过程中如何去保证弱者的权益、怎幺去让这个世界更公平。比起商业层面的盈利,它身上所扛的社会责任压力会更重。

科技圈里经常会纠结于这样一个问题:当走在科技和人文的十字路口之时,你会怎幺选?

很多人会选择其中一条路,但其实科技和人文从来都不是孤立存在的。

尤其是,当科技和人文的十字路口已经门庭若市,为何不开闢一条新道路。至少,现在我们看到英特尔这家公司是这幺想的,也在实践中这样去做了。



热门
推荐